2020年美國信用債市場面臨4個主要風險點

在2020年里,美國公司債的投資者應選擇高評級的債券作為投資標的。
在回報如此豐厚的2019年過后,美國公司債明年的綜合回報表現不太可能與今年媲美。考慮到當前的回報率處于低位,以及價格走高導致收益率在2019年出現下行,2020年美國公司債的主要回報來源應該是票息收益,而不是債券價格的上漲。
嘉信理財(SCHW.US)建議投資者應減少對美國高收益債券的風險敞口,因為我們認為明年美國高收益債券的行情下跌的風險將達到最高,同時投資者在投資美國公司債市場中其他類型債券的時候應將高評級的債券作為投資標的。
2019年是美國公司債市場的豐收年
誰敢拿風險誰今年就會獲得好收成。我們跟蹤的每一個美國公司債指數今年不僅取得了正的綜合回報,而且其中很多指數的回報率超過了10%,如下圖所示,其中優先股指數為16.2%,投資級公司債為14.2%,高收益債為12.7%。

大多數的公司債品種均有強勁表現
公司債強勁的回報來自于美國國債收益率的下行以及信用利差水平(信用利差為公司債的收益率高于同期限美國國債的收益率的部分)的走低。但是我們并不認為這種趨勢能持續下去。截止到12月10日,10年期美國國債的收益率今年以來共下跌了84個基點,從年初的2.68%跌至當前的1.84%。由于債券的價格和收益率波動方向正相反,收益率的下跌導致美國國債今年以來大幅上漲。我們認為中長期限美國國債的收益率水平將小幅上揚,因此促使美國國債收益率今年下行的有利因素明年卻有可能轉為美國國債行情的逆風,導致美國國債的價格出現下跌。
風險仍然很高 
嘉信理財認為2020年美國公司債投資會遇到四個風險點:
1、美國企業的利潤增長率出現停滯。根據美國經濟分析局BEA的報告,美國企業稅前利潤的總額在2014年3季度觸頂2.2萬億美元,時至今日仍未達到當時的水平。換言之,在過去5年的各個季度里美國國內企業賺的錢比2014年的時候還少,見下圖。
美國企業季度凈利潤的金額低于2014年時創下的高點
與美國標準普爾500指數成分股公司報告的利潤數相比,上面提到的盈利數據能更清楚地顯示出美國企業的基本面狀況,因其復蓋范圍包括了美國各類大小規模的上市和非上市公司。
2、公司債務總量繼續增加。美國企業受益于企業借款成本仍很低的市場環境,繼續大量增加負債。債務總量的增長并沒有局限于某一類債務形式,而是在投資級和高收益債級別的各類公司債市場中均出現大幅增長的情況。
自2015年二季度以來,美國企業債務總量的年度同比增速超過了企業利潤的年度同比增速。這一變化趨勢有可能會導致公司債的發行人難以在未來還本付息,尤其是在美國企業的盈利壓力日漸增大的情況下,下圖中藍色線柱為公司債的未到期余額,紅線為企業稅前利潤。
3、對經濟增長前景的擔憂。盡管在美國國內外均見到經濟企穩的一些跡象,但美國經濟增長勢頭仍將繼續放緩。供應管理協會發布的ISM采購經理指數在11月份跌至48.1后目前仍處于50以下,說明美國制造業活動正在收縮。雖然非制造業采購經理指數高于50,但變化趨勢仍處于減速狀態。好的一面是,摩根大通銀行全球制造業采購經理指數在11月升至50.3,而在此之前連續6個月均低于50這個強弱分水嶺。
雖然一些調查結果顯示經濟形勢似乎正在企穩,但“一切OK”的信號尚未出現。如果美國經濟增速繼續放緩,同時市場調查結果繼續變糟,那麼投資者的情緒可能會轉壞,信用利差的水平會上升,導致美國公司債的價格出現下跌。
4、美國公司債的收益率水平不具有吸引力。嘉信理財認為如果能得到合理的補償,那麼多承擔一些風險是靠譜的,但當前的情況卻并非如此,信用利差的水平仍非常低。
2019年12月6日,媒體巴克萊美國公司債指數經期權調整后的信用利差的平均水平為1.02%,為今年以來的最低位。同日,媒體巴克萊美國高收益債指數經期權調整后的信用利差的平均水平為3.6%,只比今年四月創下的3.46%的今年最低值高了一點。也就是說,美國公司債收益率高于同期限美國國債的利差處于或接近于今年來的最低值,遠低于其長期以來的歷史均值,見

美國投資級公司債指數的平均久期一直在攀升
這一情況應引起通過被動投資方式、買入指數化債券投資工具的交易所交易基金或共同基金參與美國公司債市場的投資者的注意,投資者有可能在不知情的情況下承擔了比原本所希望的水平更高的信用風險敞口(因BBB級公司債的數量非常龐大)以及利率風險敞口(因久期的增加)。

高收益債
建議投資者應低配高收益債,同時將注意力放在高信用評級的固定收益品種上。由于當前的信用利差水平如此之低,因此2020年高收益債的價格一旦出現下跌,其信用利差的水平不足以補償由此所產生的損失。
高收益債市場近期的表現令人感到擔憂。雖然整體債券市場指數今年以來取得了兩位數的漲幅,但其強勁的表現主要來自高評級的債券品種,而不是評級較低的品種。下圖顯示今年以來各級別債券市場的回報表現,各類債券走勢是在4月份開始分化的。實際上,自2019年4月30日以來,Caa級債券的總回報為-3.2%,而Ba和B級債券的總回報分別為5.7%和4.0%。
嘉信理財認為低評級債券的回報表現不佳說明投資者正在遠離高風險的債券品種。如果擔憂情緒繼續升溫,美國公司債市場的狀況將出現惡化,或者出現違約事件頻現的情況,公司債市場中評級最低的品種有可能繼續走勢不佳,這種情況有可能擴散至所有級別的高收益債。
美國高收益債市場還面臨其他的風險。今年以來評級機構標準普爾和穆迪調降企業信用級別的案例數量明顯高于調升評級的數量,再加上美國國債收益率曲線的平坦化,通常會導致高收益債未來的回報情況不理想。最后,美國高收益債市場近期無視市場對全球經濟增長態勢的擔憂。從歷史上看,如果制造業的動向調查結果像今年這樣下跌,那麼高收益債的價格應下跌才對,但今年的情況卻并非如此。如果各種關于制造業活動的調查結果沒有明確地轉好,我們認為美國高收益債的行情應會下跌。
優先股類證券
對于追求現金流收入的投資者來講,優先股類證券仍是理想的投資選項,但我們認為在尋求合適的投資機會方面未來仍有很多好的進場點。換句話說,投資者仍可以繼續持有優先股類證券,但由于估值偏高,因此現在不應在投資組合中加入此類債券。
自去年第四季度行情遭遇大幅下挫后,優先股類證券的價格在2019年一飛沖天。上漲動能主要來自于美國國債收益率的回落,信用利差水平的下行以及美國股市強勁的回報。大陸交易所美國銀行美林固定利率優先股類證券指數在剛剛過去的十月份觸及多年來的最高位,目前仍遠高于其長期的歷史均值。
有一個關鍵問題是優先股類證券的利率風險和信用風險都很高。利率風險高的原因是其到期期限相當長或者干脆就沒有到期日。考慮到我們對明年中長期美國國債的回報預期情況,久期長這個問題在當前可是個風險點。如果預期果真成為現實,那麼優先股類證券的價格應會出現一定幅度的下跌。
優先股類證券的信用風險也很高,因為此類債券的清償順序低于同一發行人發行的傳統型債券,而且其票息的水平通常波動較大。由于我們對美國企業的盈利狀況感到擔憂,如果明年美國企業的盈利或美國經濟的增速令市場感到失望,投資者的情緒應會變糟。

來源:新浪財經

老快3基本走势图 排列3和值走势图 pk10软件计划可信吗 福彩3d开奖直播 新疆11选5时时彩网 东商期货配资 南方双彩网手机版正版 爱配资网 贵州11选五组选三遗漏 pc蛋蛋赔率是什么意思 江西多乐彩是什么意思 内蒙古快三跨度和值走势图 怎样判断股票次日涨跌 上海天天彩选4历史开奖结果 上证指数2015年走势图 5分彩开奖号码 群英会走势图